無業可守 創新圖強
living innovation

m.vinbet.com

當前位置:首頁 > m.vinbet.com >

特斯拉到今年底將出現逾10億美元資金缺口

日期:2019-08-12

[摘要]從現在到2018年底,特斯拉需要想法弄到10億美元資金來還給債主。

BI中文站 10月14日 報道

從現在到2018年底,特斯拉需要想法弄到10億美元資金來還給債主。

現在看來,該公司似乎并沒有這么多現金。

所以,忘了特斯拉CEO伊隆-馬斯克(Elon Musk)惹上的官司和Twitter論戰、SEC的調查以及馬斯克在接受采訪時講述的辛酸事吧。忘了每周生產5000輛Model 3的目標以及從“生產地獄”轉向“交付物流地獄”以及所有的返工吧。忘了嘻哈歌手阿茲麗婭-班克斯(Azealia Banks)的各種爆料吧。

記住,特斯拉直到現在還是一家沒有盈利的上市公司,而且有110億美元的長期債務。它還試圖在資本密集、利潤率微薄的行業生存下來并發展壯大。

記住,除了看空者和質疑者,馬斯克還有另外一個敵人,那就是數學計算能力。

現金緊張

下面是特斯拉現金緊張的一些跡象。

該公司試圖與供應商重新談判,以獲得更有利的支付計劃或折扣。在今年8月,一份針對22個汽車零部件供應商的問卷調查顯示,有18個供應商表示,特斯拉給它們的公司帶來了災難。至少有一名供應商因為等待特斯拉付款而破產。在阿拉米達縣,已經有十多家公司針對特斯拉尚未支付的貨物和服務款項申請機械留置權。

而且,有跡象表明,特斯拉還準備盡量節約使用它現有的現金。截至6月30日,該公司總共91億美元債務吞噬了它的67億美元資產。這就是說,它的營運資金出現了24億美元的缺口。

但是,這里是華爾街,像這樣的數字并不意味著一家公司完蛋了。尤其是當這家公司擁有500億美元市值和一位杰出CEO的時候。截至6月30日,特斯拉仍然持有大約24億美元現金,其中9.42億美元是消費者繳納的Model 3保證金。除開保證金,該公司只有大約14億美元現金。

而且,它的債務也馬上到期。在今年11月,該公司需要掏出2.3億美元支付可轉換債券。到今年底,它還需要準備9.2億美元現金支付即將在明年3月到期的貸款。它還有一筆到今年12月到期的1.57億美元的無追索權貸款。

所有這一切加起來,你就會發現特斯拉的財務狀況很糟糕。除開Model 3保證金,特斯拉的14億美元現金最后只剩下了逾6000萬美元。

在財務上,有一種速動比率。它是指一家公司的現有資產除以債務。特斯拉的速動比率為0.20。在2008年,也就是在通用汽車公司破產前,它的速動比率是0.30。

并發癥

因此,在今年3月,穆迪下調了特斯拉的信用評級,聲稱該公司必須融資才能繼續經營和償還債務。它估計,特斯拉今年需要融資20億美元,而且它在2019年的現金流仍將是負的。

換而言之,穆迪稱,Model 3產量增加也無法提供特斯拉在2019年所需要的現金。

事實上,根據特斯拉自己的估計,它可能還無法讓公司開始盈利。馬斯克在特斯拉第二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稱,它會在接下來的季度中每周生產7000輛汽車(5000輛Model 3和2000輛Model S和X),從而實現盈利。

與此同時,他計劃在第三季度生產5萬-5.5萬Model 3汽車,結果實際交付5.584萬輛Model 3,超出了預期。但是,這個產量也只相當于平均每周生產逾4000輛Model 3,還不足以實現馬斯克承諾的盈利。

盡管穆迪的可怕預言以及特斯拉實際產量和盈利產量的差距,馬斯克在今年反復強調稱,他不會進行融資。那么,特斯拉所需要的資金從何而來呢?

特斯拉看多者稱,他們“不會賭馬斯克輸”。該公司此前曾瀕臨財務崩潰,然后又勉強撐過了一個季度。因此,盡管特斯拉面臨如此多的困境,但是麥格理分析師梅納德-烏姆(Maynard Um)和蒂姆-劉(Tim Liu)仍然將其目標股價設定為430美元。他們相信,馬斯克仍然能夠像變戲法一樣利用電動汽車信貸(ZEV信貸)和融資手段安然度過2019年下半年。

他們的研究報告稱:“我們的觀點是特斯拉仍然有很多杠桿可以用來應付到期債務,包括ZEV信貸(在2018年下半年估計有5億到6億美元)和Model 3銷售額、12億美元未使用的債務承諾以及可能調整的信貸額度。雖然馬斯克稱特斯拉不必籌集更多資金,但是我們認為通過股票進行融資有利于改善特斯拉的長期發展前景,并提供緩沖資金以應付不可預測的經濟衰退。”

風投公司Loup Ventures的創始人吉恩-蒙斯特(Gene Munster)稱,他認為像ZEV信貸的東西只不過是一種噪音。真正讓特斯拉度過債務危機的還是老辦法,即通過銷售來產生現金。

“特斯拉的發展歸根到底還是靠Model 3的銷量和毛利潤率。”他說,“如果你能夠想出一個辦法讓現金流從負變為正,那么你就可以應付債務危機。”

蒙斯特的計劃大致如下:(記住,特斯拉需要15億美元現金來支持其業務發展。)

—Model 3銷量繼續增長,毛利潤率在2018年第三季度達到15%。

—如果達到這個條件,即使特斯拉的現金流為零,它應該也可以應付它的2.3億美元可轉換債券和1.57億美元無追索權貸款。這會讓特斯拉的現金降到略低于20億美元。

—最難的時刻是2018年第四季度,特斯拉需要將其毛利潤率提高到20%,而且增加汽車銷量。

—如果它能夠做到這一點,那么它就能夠產生10億美元現金。然后,它在新的一年之初就會有30億美元現金,這足夠它支付債務。

“假設我錯了,Model 3的毛利潤率在第三季度沒有達到15%,或在第四季度沒有達到20%,那么它的股價就會下跌,然后它面臨的問題則變成了:它還能夠融資到10億美元嗎?”

從“生產地獄”到“物流地獄”

讓Model 3的毛利潤率達到20%并不容易,部分原因在于馬斯克所說的“生產地獄”。在過去一年中,特斯拉一直很難簡化Model 3的生產過程并降低其成本。

穆迪在今年3月之所以下調特斯拉的信貸評級,是因為它的Model 3生產速度比預期慢。從那時候起,特斯拉一直在努力提高生產速度,但是它仍然只在生產售價5萬美元的Model 3,還沒有兌現其承諾開始生產3.5萬美元的Model 3。毫無疑問,一些下了保證金購買Model 3的人正在等待相對便宜的版本。但是,馬斯克自己曾表示,現在售賣更便宜的Model 3“等于是讓特斯拉送死”,因為它太便宜了。

銷售更貴的Model 3有利于提高毛利潤率,但是它也有副作用——特斯拉現在就是不生產人們預定的更便宜的Model 3。這就導致了需求問題。

根據投資公司Needham & Co.的分析師拉吉溫德拉-吉爾(Rajvindra Gill)稱,截至今年7月,已有大約25%的等待Model 3的消費者撤銷了他們的保證金。與此同時,特斯拉同意將這部分預定指標提供給任何人(只要他們愿意購買更昂貴的Model 3)。

這樣一來,就出現了馬斯克所說的“交付物流地獄”。

與傳統汽車制造商不同,特斯拉并不是通過經銷商來銷售其汽車的。根據傳統的做法,經銷商會從汽車生產商那里購買汽車,然后負責進行銷售和交付。而特斯拉必須自己負責所有這些環節。而且,該公司似乎并未準備好做到這一點。馬斯克還提議了另一個燒錢的解決辦法——打造自己的汽車運輸車。

在特斯拉第二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馬斯克稱,他發現特斯拉的“大量生產活動都在軟件方面,而批量生產問題主要是軟件問題”。

我們并不清楚他說這話的意思。

“軟件并不是他們的生產問題。”蒙斯特說,“生產才是他們的生產問題。”

軟件問題可以通過幾個小時的編程和發布來解決。生產問題就不同了。它需要重新設計零部件,預定不同的工具,或重新打造組裝線。更重要的是,這樣做起來的成本很高。

“我們解決了大量老問題。”特斯拉一名前任副總裁說,“但是,總有新的問題出現。生產線每周進行無數次調整,而且往往會出現意想不到的后果。”

底特律會說,如果特斯拉按照傳統的方法來生產汽車,那么這些問題就可能避免。這種傳統的方法速度更慢,操作更機械,在生產活動開始之前先制定周全的計劃。但是,特斯拉前任和現任員工稱,精心策劃準備并不是該公司的特質。

“我從第一天開始就發現了特斯拉的財務困境。”這名副總裁說,“該公司能夠讓所有人相信,它正在增長。但是,華爾街還有多少耐心去等待呢?”

如果特斯拉的財務狀況能夠按照蒙斯特預想的那樣逐漸改善,那么華爾街也許很快能夠松一口氣。投資者將能夠關注特斯拉的其他問題——富有爭議的CEO,與管制機構的摩擦以及其他問題。

“一旦你獲得了大量利潤,那么質疑者就不會棄你而去了。”蒙斯特說,“而且,質疑者會變得越來越少。”(樂學/編譯)

天天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