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業可守 創新圖強
living innovation

vinbet浩博手機版app

當前位置:首頁 > vinbet浩博手機版app >

拒絕彭博,傲嬌之王蘋果都拉黑過哪些媒體?

日期:2019-08-12

紐約時間周二上午十點(北京時間周二晚上十點),蘋果將在紐約布魯克林音樂學院召開產品發布會,預計會發布新一代iPad Pro和MacBook Air等產品。由于紐約比加州早了三個小時,國內果粉終于可以不用熬夜,看完發布會就可以直接睡覺了。(加州發布會通常是北京時間次日凌晨一點開始,看一次就半宿無眠,太傷身體。)

其實蘋果很少離開硅谷總部發新品。在我印象中,近年來蘋果只有兩次在外地召開產品發布會。一次是2012年在紐約發布iBook Textbook,試圖給沉悶守舊的教科書市場帶來沖擊;另一次就是今年年初在芝加哥一所中學發布新iPad,意在展示廉價iPad在教育市場的應用場景。

這一次蘋果選擇了紐約一所音樂學院發布新一代iPad Pro,難道是意在展示自家平板與音樂創作的創新結合?根據此前供應鏈爆料,蘋果此次發布的iPad Pro將去除帶指紋識別的Home鍵,以FaceID面部解鎖和手勢操作來取代,同時取消3.5mm耳機孔。這是iPhone X上的技術拓展到iPad產品線,并不令人意外。

彭博沒有獲邀參加

言歸正傳,和以往重要發布會一樣,蘋果此次也邀請了美國乃至全球的主要媒體聚集紐約參加活動。不過,其中并沒有權威財經媒體彭博社。原因也很簡單,蘋果對彭博社近期的一篇深度報道極度不滿。

彭博社本月初發表一篇重磅深度報道,稱中國通過制造鏈下手腳,在蘋果與亞馬遜等美國巨頭公司的服務器中預埋了木馬芯片。這篇報道一經刊載,立即引發了軒然大波。然而,無論蘋果與亞馬遜,還是報道涉及的超微電腦,都予以了堅決否認。即便是美國的計算機安全專家,也質疑彭博記者缺乏專業知識,在這一報道上存在誤導臆測之處。

顯然,這一報道對以數據安全為榮的蘋果商譽帶來了損害。蘋果CEO庫克公開表示,彭博曾經就這一稿件數次聯系蘋果,但蘋果經過多次詳盡核查都沒有發現相關問題,也明確告知了彭博調查結果,但彭博社依然執意刊登這一稿件。庫克強烈呼吁彭博撤回報道,“這一報道關于蘋果的部分純屬虛構”。

然而,彭博沒有搭理庫克,庫克也無可奈何。在美國的新聞言論自由環境下,蘋果很難施加壓力迫使彭博撤下報道。不過,庫克也有自己的脾氣。此次蘋果發布會拒絕邀請彭博就是一個報復標志,以通過不合作的方式表明自己的態度。

這或許是彭博社第一次吃到閉門羹。鑒于彭博社在財經媒體中的地位,他們幾乎參加了蘋果每一次重大發布會,甚至還數次獨家采訪過蘋果高層。此次無法參加蘋果發布會,雖然不會帶來什么重大損失,但至少會令彭博社略顯尷尬。

徹底拉黑Gizmodo

在我看來,新聞媒體有報道和評論的自由,但企業也有拒絕配合的權力。蘋果當然可以按照自己的評判標準,決定邀請哪些媒體參加自己發布會。實際上,對那些被其視為“敵意和不友好”的媒體,蘋果已經不是第一次采取抵制措施了。最知名的案例莫過于“iPhone 4原型機丟失事件”,蘋果因為此事一度將科技博客Gizmodo徹底拉黑。

2010年3月底,蘋果iPhone部門工程師加里·鮑威爾(Gary Powell)在硅谷紅木城一個酒吧不慎遺失了自己攜帶測試的iPhone 4原型機。另一位顧客布萊恩·霍格(Brian Hogan)撿到這部機器,去掉原型機上的偽裝外殼,意外地發現是一部從未見過的蘋果新款手機。他敏銳地意識到,這很可能就是新一代iPhone。

霍格聯系了多家媒體出售這部機器。為了爭奪“iPhone獨家新聞”的流量,科技博客Gizmodo花了5000美元買下了這部手機;隨后在4月中旬發布了圖文并茂、詳盡對比的iPhone 4原型機新聞,幾乎把iPhone 4的各項硬件和設計扒了個底朝天。這篇全球超級獨家新聞頓時吸引了全球科技愛好者的關注。至少從投入產出的角度,Gizmodo這5000美元是物超所值。

憤怒的蘋果以盜竊罪報案,通過警方強行要回了那部已經被拆解過的iPhone 4原型機。但這已經于事無補。具有顛覆性創新和設計的新一代iPhone在正式發布前兩個月就被媒體扒得干干凈凈,徹底失去了懸念。對以保密文化著稱的蘋果來說,無疑是一場羞辱。

憤怒的喬布斯做了決定,沒有邀請Gizmodo參加當年6月的蘋果開發者大會WWDC,無緣親眼目睹iPhone 4正式發布。不過Gizmodo也不是善茬,雙方就此結下了梁子。很快iPhone 4就爆出了天線門問題,Gizmodo在這一負面新聞的報道上顯得尤其積極。隨著天線門事態的不斷升級,喬布斯不得不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免費送一個手機套,才化解了這個新的產品危機。

蘋果默默記住了Gizmodo。在長達數年的時間內,Gizmodo都無緣參加蘋果的新品發布會。即便是喬布斯去世之后,Gizmodo依然在蘋果的媒體黑名單之列。對一家以數碼為主的科技博客網站來說,不能現場報道消費電子行業最重要的發布會,無緣第一時間撰寫蘋果產品體驗,確實是一個殘酷的懲罰。

庫克怒懟紐約時報

遭到蘋果拉黑的并不只是科技博客,還有美國最具影響力的主流媒體《紐約時報》。2012年6月,蘋果沒有邀請《紐約時報》參加當年的WWDC大會。數一數二的《紐約時報》只能尷尬地引用蘋果新聞稿和其他媒體的報道,在諸多媒體同行發稿之后,勉強拼湊了一篇WWDC的報道。連他們自己都承認,這是一種羞辱。(那年WWDC并沒有視頻直播)

這是為什么?那是庫克正式接替喬布斯的第一年。《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系列報道,揭露蘋果中國供應商的惡劣工作環境,沒有有效處理危險廢料,甚至還有非法使用童工。《紐約時報》將矛頭直接指向了蘋果,質疑蘋果漠不關心工人的健康和權益,沒有承擔起應負的職責。

這是庫克遭遇的第一個負面公關危機。他選擇了直接回擊。庫克隨即通過內部郵件稱,“我們關心全球供應鏈上的每一名工人。很不幸,一些人在質疑我們的價值觀。任何關于我們不關心(供應商工人)的說法,都是虛假,而且是對我們的冒犯。”

如果你還記得的話,庫克那一年接受了好幾家美國主流媒體的采訪,不厭其煩地解釋蘋果如何規范全球供應商,如何保障工作環境問題。這些采訪給了《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的媒體同行和直接競爭對手),也給了美國主流電視臺ABC,但是,就沒有爆料蘋果的《紐約時報》。

不過,《紐約時報》畢竟也是美國最具影響力的主流媒體,蘋果也沒有拉黑太久。可能是庫克的脾氣比喬布斯好。次年《紐約時報》就繼續獲邀參加蘋果發布會,雙方也恢復了正常的關系。

, 1, 0, 13);

天天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