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業可守 創新圖強
living innovation

浩博網址是多少

當前位置:首頁 > 浩博網址是多少 >

在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徐留平說了什么?

日期:2019-08-12

導語:

前幾天,馬化騰上了央視財經頻道的《對話》欄目,主持人問他是否感到焦慮,馬化騰毫不掩飾自己在轉型期間的思考和擔憂:“我們這樣的產業就是太跨界了,基本上互聯網產業是最‘全’的,確實非常焦慮。”

可見,對于生來帶有“連接”基因的互聯網公司,最大的焦慮依然是“邊界”問題。這是一個悖論,也是現實。

然而,對于中國一汽掌門人徐留平來說,打破行業與體制的邊界,往往是定義未來和掌控未來的機會,也是上任以來的堅持。

中國一汽董事長徐留平與各界菁英共同探討汽車未來發展方向

徐留平的融合發展觀

今年是世界互聯網大會第五個年頭,中國一汽紅旗品牌自然地成為大會合作伙伴。說自然,是因為本月初,徐留平就與李彥宏雙雙站臺,宣布聯合推出中國首款具備L4級自動駕駛量產乘用車紅旗“Eo界”,計劃將于2019年下線示范運行。

談到自動駕駛,徐留平表示出激動:“這是汽車領域的重大合作之一,表明中國汽車產業正在步入跨界融合、合作共贏的新時代,能夠為紅旗消費者打造中國第一款具備量產能力的L4級別自動駕駛的乘用車,我們倍感榮幸和自豪。”

中國第一汽車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徐留平出席世界互聯網大會并發表主旨演講

這意味著,一汽紅旗正在從一個老牌的汽車制造商,成為以前沿科技引領行業轉型的移動出行服務商。

當被問到“為什么要贊助世界互聯網大會”時,徐留平表示:“紅旗品牌對未來前瞻技術的和商業模式均在進行布局,其中包括新四化領域的布局。這次世界互聯網大會,正是一次融合發展的機會。”

對于移動出行的理解,徐留平顯然不止于此。在走馬上任僅一年多的時間里,中國一汽紅旗品牌可謂成果累累:在全新品牌戰略指導下,紅旗品牌積極運用互聯網思維加速市場化進程,在產品布局、品牌建設、渠道體系、消費者體驗等各方面成效顯著。同時,紅旗加快自主研發和技術創新,其自主研發的汽車互聯系統涵蓋了車輛遠程控制、智能交通出行、智能互聯等各種生活場景,涉及人車互聯、車車互聯、車與家庭互聯等五個領域。

“中國一汽近年來一直積極擁抱互聯網,與眾多互聯網巨頭如騰訊、百度、華為等合作,為用戶帶來更好的汽車產品和服務。”徐留平表示。

徐留平的“融合發展觀”也是對汽車產業當下困惑的解決之道。

徐留平發表“中國汽車產業的4.0時代:誰主沉浮”主題演講

2018年,中國汽車產業進入新時代,雖然消費升級,但是當前經濟的不確定性和困難,或會帶來短期汽車銷量下降,汽車行業嚴冬或可能“真的來臨”。

與此同時,傳統汽車企業、新造車勢力以及各路資本展開新一輪的混戰,“互踩”和“焦慮”已成為汽車產業標配,已顯現“低水平重復、產能過剩、過度進入”的亂象。

解決之道在哪里?

在徐留平看來,新時代中國汽車產業的生存發展之道是創新競爭、合作共贏。

“我認為,無論產業如何千變萬化形態各異,但是,目前看來經濟學中專業化分工理論仍然是主導產業長期持續發展第一性原則,各展所能、各用其長,跨界融合、合作共贏才是正道,在競爭合作中把握前進穩向節奏才是關鍵的根本。”

“新時代,汽車產業作為時尚業和緊密涉及人身安全的大制造業融合的產業基礎沒有變;新時代,根植于學習曲線的基本經濟規律沒有變、專業化分工的理論基礎沒有變。”

徐留平認為“創新競爭、合作共贏”仍然是新時代中國汽車產業的生存發展之道

紅旗的“確定性”與“可能性”

紅旗,中國一汽乃至中國汽車工業的一塊“金字招牌”,承載了幾代一汽人不懈追求,凝結著中華崛起的時代精神。對中國一汽而言,紅旗品牌的象征意義更加明顯。

紅旗Eo境完美詮釋“尚o致o意”造型設計理念

對于備受關注的新紅旗品牌戰略,徐留平毫不猶豫地表示:“紅旗是一汽自主品牌中的一顆明珠。做好紅旗是國家對我們的要求,也是一汽的責任和使命。同時,紅旗既要為國家領導人服務,也要為中國和世界的人民群眾服務。”

在紅旗的振興之路上,左手是“為國家領導人服務”的“確定性”,右手是“為人民群眾服務”的“可能性”。確定性是紅旗穩固的象征地位,可能性是紅旗索要面臨的挑戰。

“紅旗品牌的理念是中國式新高尚精致主義,目標用戶群是中國式新高尚情懷人士。到2025年,爭取實現30萬輛的年銷量。紅旗品牌的戰略目標是打造成中國第一、世界著名的高尚品牌。”

徐留平的確有這樣的底氣。目前紅旗品牌的1-10月的整體銷量已經達到了23800多輛,近2個月銷售均超過4000輛。

這是一場由確定性和可能性參加的無盡的舞蹈,徐留平已經給紅旗帶來了新氣象。

徐留平的“改革邊界意識”

2018年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也是一汽的戰略轉型之年。“深化改革”是徐留平上任以來最重要的關鍵詞之一。

當被記者問到“ 改革是否會持續下去”時,徐留平語氣堅定:“中國一汽有很強的緊迫感和使命感,必須抓住當前汽車產業巨變過程中的機會,迎頭趕上,不忘初心,不辱使命。”

然而,改革開放四十年了,講起改革來還是頗為沉重。再進一步問,為什么我們這個體制,改起來那么難?

著名經濟學家周其仁認為,一套體制就是一個即得利益格局,改革要改游戲規則,也就是要改變經濟競爭的輸贏準則。

徐留平很可能就是國企中最具有改革的“邊界意識”的企業家。

“邊界意識”,就是“和而不同”。“和而不同”與“同而不和”的區別在于存在結構和價值秩序,其關節點就是對“邊界意識”的理論自覺。

如果說當下的中國一汽占了新一輪技術變革的“天時”,占了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的“地利”,那么,在徐留平領導下的中國一汽和紅旗品牌的振興,則占了“邊界意識”的“人和”。

“一汽把領導干部‘能上能下’作為“四能”改革的關鍵一招,推進形成定期培訓培養、月度面談、半年評價、全年考核的剛性機制。優秀的干部得到激勵、表揚和獎賞,破格提拔,能者上、平者讓、庸者下。”徐留平如此表示。

2018年上半年,中國一汽在2017年優化調整企業組織架構的基礎上,進一步梳理總部及各事業板塊相關的業務職責、資產關系等,持續優化核心價值鏈的資源配置,做到了“機構能增能減”。

對此,徐留平舉了個例子:“比如,強化研發體系‘一體化管理’體制,優化各研發院職責及組織機構設置,成立紅旗小鎮事業管理部、新技術新業務創新部和一汽出行公司、紅旗智行科技等6家公司。截止6月份,集團公司累計壓減17戶,超額完成國資委下達的壓減任務目標。”

但是,有一個敢于打破行業邊界、體制邊界的掌門人,中國一汽紅旗品牌的春天還會遠嗎?

立冬剛過,寒風在吹。希望一汽紅旗“小春此去無多日,得來梅花一綻香”。

天天看片